我家萌娃说长大要当一名小丑

作者:最美童星 / 公众号:SZ-MagicWand 发布时间:2019-07-26


Dream
长大后
我想当个小丑
长大后想当什么
“爸爸,我长大后想做小丑”
“为什么是小丑”“因为他能给人们带来快乐”“那小丑快乐吗?”“人们快乐,我就很快乐”
这是一段发生在欢乐谷的父女对话
1
前几天
爸爸妈妈陪着孩子在欢乐谷里游玩
遇到了一位小丑
他拥有五彩缤纷的爆炸头
脸上用白色油彩打底
还画着其它颜料
嘴巴被涂得又大又红
再搭上圆鼓鼓的红色小鼻子
给人一种滑稽有趣的感觉
小丑拥有一双灵巧的手
变戏法似的变出来一个气球
并用气球折出很多栩栩如生的动物
他的身边已经围着很多小朋友
争先恐后地跳着抢着要气球
只见小丑把一个白色兔子气球
送给了一个可爱的女孩
把一个蓝色小狗气球
送给了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
看到这一幕场景,就有了开头的对话。
也许孩子在提出“长大后想当小丑”想法的一瞬间,父母会感到震惊,但是了解了孩子的想法之后,也就释然了。
也许孩子长大后不一定真的会成为小丑,就像很多人小的时候想当老师、科学家之类的,最后并没有。
但在父母眼里,孩子可能已经成为了快乐的小丑,因为她有一颗快乐善良、充满阳光的心。
2
扮演成小丑,展现给别人的永远是滑稽的面孔,只要能给人带来欢乐,也许就充满了快乐和幸福感。
把小丑当作职业的人,生活中也许多半是在马戏团、游乐场见到。
穿梭于城市间的小丑,相对比较少见,宋非凡就是典型的一个。
宋非凡的工作是送花,但不同的是,他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小丑。
北漂的宋非凡,最开始的工作是饭店苦工、卖水果、烤羊肉串,然后就是自己的饭馆,再后来才是开花店,扮小丑送花。
而从开饭店到开花店的转变来源于一个多年的“心病”。
他曾看到一个卖花的女孩对一对情侣说:“先生要花吗?给女朋友买束花吗?”
但那个男孩还是拒绝了,卖花姑娘悻悻离开。
他有些同情卖花姑娘,但也在想,如果自己也卖花,会用怎样的方式让对方感兴趣。
于是他就想到,如果扮成小丑,拿着最美的花,一定会不一样。
回想起,第一天穿着小丑衣服上街的心情,宋非凡至今记忆犹新。
“那天在开门之前,我来来回回照镜子,对着镜子练习微笑和眨眼,在屋子里模仿小丑的步伐走了有三十趟。最后终于咬牙捧着花离开了房间。因为再不出门,天就黑了。”
但是那天他成功了,这个界定不是因为挣了很多钱,而是他走在街上,路人对他投来的好奇但没有歧视的目光,所有看到他的人都在笑,还有人跑过来跟他合影。
如果天气好,宋非凡会坐地铁或者骑车去送花,手捧鲜花的宋非凡往往都会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如果有人提出要和他一起合影,他也会欣然接受,因为他知道,他的出现也许会让对方快乐一个下午。
现在的宋非凡,已经是3间鲜花店的总经理,然而最快乐的事情还是扮成小丑去送花。
手捧鲜花自然地踏出屋门,但却永远忘不掉第一次扮成小丑的忐忑,而且他也不再猜疑路人的目光,因为他已经确信,这是他值得做下去的事情。
宋非凡把小丑当作职业,用心去经营,他就是觉得扮演小丑可以给人带来快乐;
看到别人的快乐,自己也就很有幸福感,因为没有什么事情比看到一张张笑脸更美好。
3
但是不得不说,不同人看待这个小丑的职业也不一样,有些人甚至存有偏见。
网上曾流传过这样一个故事:
曾经有个作文题叫做《我的理想》
太平洋东岸的洛杉矶一个白皮肤孩子
写下 “长大后,我想当小丑”
他的老师写下一句评语
“愿你,为世人带来欢笑”
太平洋西岸的上海一个黄皮肤的孩子
写下了同样的话
而他的作文下方
红笔打着老师一句醒目的评语
“这个孩子真没出息”
同样的问题,同样的答案,却是截然不同的评语。
且不谈这个故事的真实性,其中所反映的问题表面上是如何看待小丑,实质上是体现了对待他人的理想的态度,对于孩子而言,每一个想法都应该被尊重,而不是提出想法的一瞬间就将它扼杀在摇篮中。
长大后想当小丑的想法其实挺好的,就像美国作家哈珀·李,也曾在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里说过一句话:
“我长大了要去当小丑,我对这世上的人除了大笑没什么可做的,干脆我就加入马戏团,笑他个痛快。”
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梦想,每个梦想都值得被呵护,就算是长大后想当小丑,也值得被肯定。
更何况当小丑没有什么不好的,能够给别人带来欢乐,还能让自己也充满幸福感。
梦想远大固然很好,但是不代表小梦想就不值得被看好,小梦想也能铸就大未来。
在棒仔眼里,有梦想的孩子,他就是最棒的宝贝,他就是最美童星。
【最美童星】
关注儿童成长、彰显少儿风采、
传递亲子文化,打造积极向上、
自信乐观的“最美童星精神”。
快动动你的小指头,关注我们吧~会思考的孩子,没有未来父母最大的遗憾,孩子长大了,才想着教她做这事爸爸妈妈,今天我想去看电影
*点击图片阅读原文
部分图片源于网络,侵则删,谢谢
「最美童星」
棒仔微信号:成长魔法棒-棒仔(SZ_CCMFB)

关注最美童星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


其他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