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口未成年人文身是邪恶的隐喻? 还是另类艺术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0-26 21:02 浏览次数:

  文身,这一颇具个性的潮流文化,正受到越来越多青少年的青睐。可当一个图案雕刻进自己的皮肤、成为永恒,其烦恼也在滋生。

  文昌14岁少年小邢,由于身上两处文身被责令休学;年轻时满身纹上龙虎豹,如今酷暑长袖笼身;对情人表忠心,纹上对方姓名和情话,分手后文身成为新恋情的“拦路虎”……一块小小的文身,在彰显个性的同时,也带来了不少的烦恼。记者近日走访了解,暑期以来海口不少青少年选择去文身。然而,记者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,海口目前的文身业内却潜藏着一个无序、混乱的尴尬事实。

  今年7月,文昌14岁少年小邢因身上有两处文身,被学校责令休学,要求其清洗干净才能返校。

  看着休学在家的小邢,母亲欧女士焦急万分,“小孩偷偷跑去文身,我发现后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。可洗文身至少要一年。小孩怎么能休学一年呢?”

  这样的尴尬并非个例。海口青年小秦多年前在左臂上纹了两条鲤鱼。小秦说,当时是年少轻狂,觉得文身特别酷,可如今这却成了找工作的最大阻碍,“应聘了很多家单位,只要看到我的文身,立马就摇头拒绝了,连简历都不看一眼。”

  来自河北的小齐,在右手臂上文了一个凶神恶煞的狼头。小齐说,刚开始还觉得自己很有个性,但随着年纪增长,越发觉得当年十分幼稚。

  如今,这个图案已经给小齐带来了很多烦恼,“除了人们难以理解的目光,工作上也频频受阻,甚至影响了事业发展。”

  如今,小齐正想通过医院将文身洗掉,可却发现清洗并不容易。小齐说,据医生初步估计,要完全洗掉文身需要至少三年时间,而且很有可能会留疤。

  一个个小小的文身,在彰显个性的同时,也有无尽的烦恼。而记者调查发现,在海口文身行业内同样存在其自身难以克服的“烦恼”。

  连日来,记者走访了海口多家文身店发现,众多文身店内存在卫生状况堪忧、从业人员水平良莠不齐等情况。记者在忠介路某商场三楼的文身店看到,店内文身器械老旧,上面还粘着明显的污渍。用于消毒的无纺布杂乱堆积在桌面上。

  对于文身使用的针头,老板声称绝对是一次性的,用完就扔掉,不会重复使用。但据业内人士透露,目前海口很多文身店内使用的针头“表面上是一次性的”,但很多都会将用过的针头进行简单的消毒后再使用,至于消毒是否彻底,那就要看商家的良心了。

  此外,用于文身的颜料也存在猫腻。该业内人士说,“好的店会使用进口颜料,但一些差的店会使用一些不合格颜料,这些颜料不仅会掉色、导致文身多次而达不到效果,甚至还可能出现感染。”

  记者在海口解放西路某文身店刚好碰到两位前来文身的中学生,他们要纹一只蝴蝶在小腿上,“因为这样很酷”。

  相比起文身店内的卫生,文身师是否专业,则无从得知。据业内人士介绍,文身师的技术十分关键,入针深浅要把握好,如果不小心伤到皮肤的真皮层,将可能造成伤口凸起、甚至留疤等不良后果。

  然而,尴尬的是文身师并没有专门的等级认证,全凭师徒传授和个人自学。所以市场上的文身师水平大多良莠不齐。

  在记者接触的文身师中,有一位曾经是厨师,经过简短学习后便开始从事文身。还有一位文身师在一个店内缴纳了2000元学费后便开始学习,学习仅1个月后,便开始在客人身上扎针。

  “我们积极抵制这些不正规的操作,但是目前影响范围有限,行业自律还未能有效建立。”中国文身协会海南分会会长顾政新告诉记者,从去年开始,他们通过协会抵制文身过程使用,因为可能会导致文身图案变形、皮肤损伤等情况。

  “可目前,我们依然无法肯定地说没有文身师使用麻药了,市面上一定还有。”顾政新说,这些行业中存在的普遍问题也成了文身行业进一步规范的门槛,成了亟待解决的难题。

  改变正在一点点发生。顾政新告诉记者,目前由中国文身协会编制的全国第一条文身教材已经编制完成,预计今年9月将正式对外印发。

  顾政新说:“这对于文身师的规范、资质认定等都将是一个重大的推动。有了教材之后,协会也将进一步推进文身师的资格认定工作。”

  对于文身行业来说,目前的政府监管依然薄弱。海口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文身没有专门的经营许可证,而是划归到医疗美容行业类别下。“工商部门负责前期核发营业执照,其经营范围也不在工商局的监管范围内。”

  据统计,海口市工商局从2016年1月至今,仅接到5起关于文身服务方面的纠纷和投诉,内容多是反映乱收费和术后身体不适。

  顾政新表示,“从文身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,我们也呼吁相关部门能够进一步加强监管,能让文身这个行业更加规范,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。”

  一个小小的文身,在文身师眼里是艺术品;在文身承载者眼中,是个性的彰显;在医生眼里,却饱含诸多不安全因素;在老师眼里,则是叛逆、不文明行为的象征……

  文身,是邪恶的隐喻?还是另类的艺术?答案莫衷一是,可不管是邪恶的隐喻,还是另类的艺术,文身这一“身体叙事”的背后,折射出的是多元的社会心态。

  “文身在国外是个性、自由的象征,可是国内却没有这个氛围。”海口市人民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王薇认为,对于未成年人,考虑到升学、就业等问题,最好不要盲目文身。

  王薇说,文身要刺破皮肤,这是一个有创的过程,因此存在一定风险。一方面,是文身材料的优劣,如果是劣质材料,文身后极易产生副作用。特别是对一些过敏体质的人,由于颜料注入皮肤,严重者可能会造成皮肤溃烂,甚至较大的瘢痕,影响美观。另一方面,很多文身使用的颜色很多,有黑色、蓝色、绿色、红色、黄色等等。但在清洗文身时,黑色、蓝色较易清洗,其他颜色的文身很难清洗干净。此外,文身的过程中潜藏的疾病传染风险同样不容小觑。如丙肝、艾滋等均可通过文身传染。

  在王薇印象中,仅海口市人民医院,每年接诊清洗文身的人员都在30人左右,且大多都是青少年。

  “有的孩子因为升学,要去除文身;有的要参军入伍,需要去除文身;也有大学毕业生为方便就业,要去除文身。”王薇说,可是很多人都是临近升学、入伍的时候才来医院,“由于我们治疗的激光是不留疤痕的,所以正常清洗身需要一到两年时间,很多人来时,时间已经赶不及了。”

  “从学校的角度,文身是不允许的,也是不应该的。”海南华侨中学教师徐永清认为,“在校园里出现文身,这会影响校园的校风,是一种不文明的行为。”

  徐永清进一步解释:“对于成年人,他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,他们选择文身,这是他们的自由。但是对于未成年人,我们应该态度明确。”

  文身作为一种文化,在国外确实普遍。徐永清说:“很多电影明星、体育明星,身上都能找到文身,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是对的,就是值得宣扬的。”

  徐永清甚至从文身的历史去思考过,文身起源于信仰、是信仰的图腾,可是如今,青少年渴望文身大多是出于好奇、新鲜、时髦,甚至是为吸引别人的眼球。在徐永清看来,“这是一种思想不成熟的表现。”

  在校园里,禁止学生留长发、染发、抽烟等,这些都是文明行为的规定。按理,文身也包含在内。徐永清说,或许是源自于文身的隐蔽性,所以学校未能明令强调,但这是应有之意。

  因此对于青少年,徐永清呼吁,不要猎奇,不要跟风,“文身虽然在国外很普遍,但在我们不能仅为了耍酷、跟风,就去追捧。”

  有人用文身消除对不可预期生活的焦虑,表达自己的信仰;有人会将孩子的脚印文在肩膀上,肩负一生的责任与爱;还有有人会纹上燕子,以祈求航行的平安。

  对于“文”艺青年乐成(化名)而言,他胸口那幅老人画像,是为了纪念前些年去世的姥姥。“把姥姥的画像文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,就好像她一直陪在我身边,给予我力量。”

  乐成说,每当生活遇到低谷时,他总会想起胸口的文身。“我认为文身是一种情感的宣泄,也是当时生活状态的一种记录。将身体当做一本日记,将值得铭记的事物记录在上边,可以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记。”

  “生孩子时选择了剖腹产,肚皮上也随之留下了一个难看的疤痕,平时穿衣服都不敢穿露脐装。”年轻妈妈肖莉说,后来一位文身师帮她解决了这个问题,根据疤痕形状,文身师设计了藤蔓的图案,上头还有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。“在解决了尴尬的同时,还能凸显个性和美丽,要以正确的眼光来看待文身。”

  海南某大学学生赵凡认为,在年轻群体中,文身早已不是黑帮大哥、社会混混的代表,而是赋予了个人意义的象征。“文身属于个人爱好,只要图案不碍视听,跟别人都没有关系。”

  赵凡说,文身和人品并没有直接关联,“文身就是坏孩子”的印象更多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中。

  赵凡表示,希望社会能给予文身更多的理解,以更加包容的态度来重新认识文身。

  文身,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,意味着疼痛、青春、不羁、叛逆。但对于承载者来说,文身或许更多是寄托、思念、回忆、故事以及埋在心底的难以言说。而在文身师晓阳眼中,每个文身背后都代表着私密的意义。

  “刚从事文身行业时,是出于热爱。现如今,变成了一种责任。很多人不了解文身这个行业,觉得影视剧里的黑社会人物身上都有文身。其实,文身是一门艺术,我要为文身正名。”晓阳对记者说。

  在海甸岛一家小文身店里,进出着许多顾客,他们中有公司职员、设计师、乐队成员等,大多都有着正当职业,都是为了纪念亲人、朋友、宠物等与自己生命密切相关的人或物来文身的。

  “我曾给一位将近60岁的老伯文身,他将自己结发妻子的头像文在了左手臂上。”晓阳说,这是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文身经历,老年人的文身更具有岁月感,也更有意义。

  中国文身协会海南分会会长顾政新说,从“文身”两个字可以看出,文身也是一种文化,是值得传承和宣扬的,不过对于未成年人,文身店应该增强自律性,不能误导未成年人,引导他们盲目文身。


上一篇:青海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   下一篇:成年人也要过儿童节?另类童话电影帮你找灵感